传奇师傅 第一章 月溪山上有药园

博主:qq9188qq9188 3个月前 ( 11-01 ) 57 0条评论

天上云儿飘,太阳躲猫猫,俯瞰大地绿油油,翠翠又苍苍。这是一片广袤无际的大陆,因为天上经常出现长长的云朵,如长袖般蜿蜒整个大陆,所以被称为云袖大陆。

这云袖大陆真是奇怪,上面到处是高山与深谷,几乎找不到什么像样的丘陵。溪流连着湖泊,绕在树林间。泛起的水汽形成水雾,山川在浓雾中时常冒尖时而隐去,让人看不真切。

云袖大陆人杰地灵,修炼者无数。他们或开宗,或立派,建起各种各样的佛殿与佛寺,扎根于这无数的崇山中。当然,不是所有人都可进入修炼的大门,修炼只有这些天赋异禀的人能够触及。那些难以修炼的普通人大多居住在山顶,每当大开山门的日子,山上的高手都会下山收徒,总有那么几个运气好的可被挑中。

大陆北面有三座连在一起的山峰,左边高两边低,像是拱起的海浪。山脚下环绕着一条弯弯的湖泊,像个月牙,每当夜里天气炎热,河水里常常映出天上的明月,因此这三座连在一起的山峰叫做月溪山。

月溪山左侧最高的山峰上,常年积雪,在白茫茫的大雪中,有个用木篱笆围成的小菜园。园子三丈长,两丈宽,里头种着一排排药草。这些药草挂满积雪,显得十分鲜艳。

园子边有块大石板,石头上端坐着一个老头,老头穿着粗布衣服,不停抬手清理长长白胡子上的雪花。但他的双眼却始终盯着园子,没有移开片刻。

大青石边靠着个孩子,大约八九岁,他紧紧抱着竹篮,缩在衣服里打瞌睡。这时,园子里传来十分细微的咔咔声,一株巴掌大的小树抖落积雪,张开缩紧的枝条,叶片中捧着一颗豆子。

“郑秋,醒醒!别躺了,快出来。”老头伸手在孩子眼睛上敲了一下。

“哎呦!啊,师傅?”郑秋擦擦流到嘴里的鼻屎慌忙站起来,差点把怀里的竹篮扔出来。

“雪豆熟了,现在是最新鲜的之后,你去采。”

“我?师傅,雪豆这么好的东西,我怕如果弄坏了......”郑秋嘀嘀咕咕不肯上前。

“师傅让你去采,你就去,怕哪个?有你师傅在呢。”

“真令我采?”

“那也有假,师傅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“哦。”郑秋抱着竹篮迈入园子,他小心翼翼地躺到雪豆旁边,眼睛左看右看,生怕碰到别的药草。随后他从竹篓里取出一个小盒子,打开盖子,里面是一把玉剪、一根小玉板,还有一只瓷瓶。

郑秋慢慢伏下身子,捏着小玉板用力刮掉草叶上的雪花,接着将枝条往右边拨开,雪豆完全露了下来。这是一颗洁白的圆豆,豆皮上有一丝丝绿色纹路。

郑秋用小玉板扶住雪豆,另一只手取来玉剪,缓缓对准豆子下方的花茎。两根脚趾稍稍松开,茎秆被切断,豆子瞬间摆脱。郑秋稳住左手的玉板,不使板上的豆子掉落到地上。同时放下玉剪,去拿瓷瓶。

瓶塞已被郑秋事先打开,他即使用瓷瓶接住雪豆即可。

咚!豆子应声落入瓶中。郑秋盖紧瓶盖,把酒瓶放进木箱。同时还在地上扒一些雪放出来,刚好可把瓷瓶盖住。

“呼。”他站起来长出一口气,随后把东西放进竹篮,抱着竹篮走到阿姨面前。

“嗯,不错,手比以往最稳了,有进步,有进步。”老头不停点头,笑眯眯地更是满意。“郑秋,你上山有几个年头了?”

郑秋掰起指头数,一、二、三。“三年,我三年前上山的。”

“唔......三年了啊。”老头摸着胡子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啊、啊欠!”郑秋张开嘴打了个哈欠,鼻涕又一次流到了嘴边。

老头被这个喷嚏打断思绪,他站起来拍拍棉袄上的积雪:“师傅差点忘了。这儿冷,小孩子不能多待。咱们这就回来,回去师傅给你烧热汤。”

“谢谢师傅,师傅真好。”

“呵呵,小小年纪就爱拍马屁。”

月溪山上的这个宗派叫做寻雾宗,寻雾宗有一门独特的秘术,能尽数招来浓雾。据说雾可浓到伸手不见五指,范围可大到遮住整个月溪山。

三年前,寻雾宗大开山门,宗里派了很多高人下山收徒。郑秋的家就在月溪山的山脚下,那时他的小名叫二秋。因为他在夏季出生,是家里的老大。和所有人一样,小二秋也想上山成为一名修炼者。但一位又一位高人都反对了他,他们说二秋天赋更差,根骨不好不合适修炼。

二秋并不知道根骨是哪个意思,他经常坐在村口大树下眼巴巴地等着。收徒的日子马上过去,失望的二秋只好回去跟着父亲学做农活。

在收徒结束后的第四天,月溪山上下来了一个奇怪的大叔,这个爷爷衣着素旧,更象是村里的老汉。老头一眼就看中了,正在田里学织麻袋的二秋。老头告诉二秋的家人,他在寻雾宗负责照料药园,想找个人和他学栽培药材的技艺。

二秋听说可上山高兴的不得了,第二天就背着行李,兴冲冲地和这个便宜师傅前往寻雾宗。

师傅的昵称叫郑治松,他嫌二秋这名字很绕口,将他取名为郑秋。师傅对郑秋很好,把他当亲弟弟对待。不但将所有技艺倾囊相授,就连经常新服装都使郑秋先穿。

山上待的时间长了,郑秋才明白师傅不是修炼者。但师傅的身体比普通人好得多,一大把年纪上山下山也不喘气。

寻雾宗有三块药园子,两块在月溪山右侧更矮的哪座山峰上,其中一块靠近山顶,有海水浇灌。剩下就是郑秋采雪豆的这块药园子,这里终年积雪,专门用来种潮湿环境里生长的药材。

师傅住在后山,这里有四间瓦顶房子,被阿姨称为药舍,一靠近就能闻到浓浓的草药味。

刚回到药舍,师傅就脱下棉袄,挽起衣袖往厨房走:“乖徒弟去把雪豆冰好,师傅马上给你变热汤出来。”

“放心吧!师傅!”郑秋换下衣服,抱着竹篮跑进屋子。屋子旁边排有很多木柜,郑秋顺着标签找到第七排,打开靠里侧的壁柜,柜子里头有个方方的大铜箱。

用力拉出铜箱,打开箱盖,一股凉凉的冷气扑到郑秋脸上。这箱子一年到头都是凉凉的,听师傅说这是法器。去年天气热时,他还悄悄在上面冰过瓜果,被师傅发现后罚抄了好几天药材书籍。

郑秋将装雪豆的小罐放进铜箱,关上柜子门出屋找师傅。

咻、咻、咻,头顶传来气促的破空声,他抬起头,天空中有五六道流光划过,长老又带着师兄师姐们下山了。郑秋很佩服这种师哥师姐,不光能飞来飞去,还会各种五花八门的法术。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能叫你们师哥师姐,自己的师父只是照看药园子的,和这些高人似乎搭不上边。

“师傅,师傅!热汤好了吗?”郑秋在房间门口转来转去,嘴里不停叫嚣。

“好了,好了,乖徒弟别急,很烫的。”师傅捧着大碗从厨房出来,还嘟着脖子不停吹气。

“师傅,这很多了,我吃不完的。要么你吃一半,我喝一半好不好?”

“那如何行,这粥可是驱寒作用一流,你师傅我自创的配方,全吃了疗效才好。”

“师傅那我们去外面吧,我坐着渐渐喝,保证喝完。”

“对喽,走,进屋。”

郑秋坐在桌子上传奇师傅,捧着大碗一小口一小口喝汤,桌子旁边师傅笑眯眯地看到他。看了一会儿,师傅开口说道:“郑秋传奇师傅,你上山也十年了,师傅大半本事都教给了你。师傅决定,从今天开始,把路边的药园子交给你。”

郑秋一下子被汤呛到,他放下碗,眼睛瞪地圆溜溜的:“师傅,你是不是不要我了?师傅?徒弟我是不是有哪些地方做错了,师傅你告诉我啊!师傅你甭不要我!”

见郑秋眼圈发红,师傅赶紧伸手摸他的脑门,嘴里安慰道:“乖徒弟,师傅怎么会不要你,我上哪里能够找到你如此听话的徒弟。呐,这次让你独自照料药园子,是师傅给你的考验,看看离了阿姨你能不能记住所有学的东西。你安心,如果不嫌麻烦,你仍然可以住师傅这里。”

“真的?”郑秋揉揉眼睛。

“师傅不骗你。不过你要记住了,药园子必须好好打理,师傅我一直会来看的哦。”

“嗯,我必定好好打理药园,让后面的药材都长得壮壮的。”

“乖徒弟肯定没问题的,快吃,别等汤凉了。”

太阳落山,鸟儿叽叽喳喳叫着飞回自己的小窝,月亮一点点从群山的缝隙中显出笑容。月溪山映照在月光下,披上一层淡淡的银色。

等到郑秋睡熟,师傅点亮灯笼,提着袋子出门了。沿着石板铺成的大路,师傅前往的正是河边的药园子。这个药园子要大一些,长宽都接近五丈。药园子边有排垂柳,柳树下立着间瓦顶小房子。

师傅推开门,把灯笼放到桌子上,开始取出竹筐里的东西。是扫把、拖把、抹布。不管郑秋愿不愿意住在此处,师傅都乐意打扫一遍,总要帮徒弟一个干净的地方吧。

The End

发布于:2020-11-01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